小姨子的除夕倒数

添加:2017-09-21来源:怡红院论坛人气:加载中



  我和老婆结了婚两年,上个月她刚刚为我诞下了我们的宝贝儿子。因为我们聘请的印佣要过了年之后才上工,岳母大人怕宝贝女产后没人照顾,二话不说的便搬了过来帮手。
我和老婆为了迎接即将降临的爱情结晶,在暑假期间已经搬到了现在的新居。新居位于西九龙的新住宅区,不但有三个房间,而且对正了维港,拥有无敌的烟花海景。唯一可惜的,是我们付不起钱租方向最好的单位,客厅的大窗只能够斜斜的看到海景,反而不及从厨房窗口看出去那么清楚……
岳母大人的几个子女都移民到国外了,留在香港的除了我老婆之外,就只有今年才刚满十七岁的么妹。这爱玩的小妮子知到我们新居可以看到烟花,便硬是要在除夕那晚带几个朋友上来玩。连老婆跟岳母都拗不过她,我当然也只有答应了。
她们家的女孩都长得好像「饼印」一样,这小妮子跟我老婆也长得蛮像的,就是胸脯小了一点,远远不及那个得到我长年滋润的老婆那样丰满。
除夕那晚吃过晚饭后,老婆应酬了小姨子的同学一会便开始倦了,抱歉了两声之后,便回到睡房餵奶和哄BB睡觉;岳母大人一把年纪,当然也没兴趣跟那班小丫头继续闹下去,在嘱咐我要好好招呼客人之后,也回房间睡了。
我这个堂堂男主人倒像是变了个工人似的,不断的从厨房里跑出跑入,汽水薯片不停的供应给那几个刚刚才吃饱了饭,但胃口却已经好得像连一条牛也可以吃得下的疯女孩。到差不到快到十二点了,那班女孩才满意的搓着肚皮,吱吱喳喳的挤在客厅的窗台上,等待着维港对岸「国金二期」的跨年花火表演。
我鬆了口气,趁机执拾了一下那四散的纸杯纸碟和小食包装袋,先抛到厨房里,否则推到明天,就算不发臭,也一定会干到我腰酸背痛的。
我踏了两脚,才可以盖上那堆得满满的垃圾箱,抹了抹额上的汗水,终于也可以歇一歇了……还好那班臭妮子不知道厨房里看烟花的角度更好,否则她们全部人挤了进来,又不知会打破多少碗碟了?
正当我想静静的享受一下除夕倒数前的宁静的时候,忽然有人推开了厨房门闪了进来,还马上关上了天花灯。
「谁啊?」我还听到了按下门闩的声音,不禁讶异的问道。
「老婆,是妳吗?」从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灯光中,我隐约的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轮廓。
那人在黑暗中飞快的扑了过来,在我懂得反应之前,已经仰首封吻着我的嘴巴。
我下意识的环抱着她的小纤腰,大嘴不客气的享受着那甜美的香吻。其实自从她怀孕后期再加上产后这两个月,我们已差不多有半年没亲热过了;我的小坚坚尘封了那么久,现在忽然怀抱温香软玉,当然是马上立正见礼了!
咦?不对!老婆的胸脯怎么变小了?
这……这个……不是我老婆!
「不准说话!」我那突然僵硬了的动作一定是叫怀中的女孩发现了。她鬆开了我的口,双手却没放开我。我这次终于看清楚了……真的是我的小姨子!
「妳……怎么?」我失声的叫道。
「你想死吗?」她一手掩着我的嘴巴,另外一只手却已经隔着我的裤裆,一把抓着我那还不肯低头的小弟弟:「你是不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在非礼我了?」
「我……非礼妳?」我瞠目结舌的,这个是甚么世界了?
她得势不饶人的继续欺上来:「其实我是知道你跟姊姊已经很久没爱爱了,为了防止你的小弟弟日久失修,变成不举,让我的姊姊以后要守活寡;又或者要你向外沾花惹草寻求慰藉,所以才会大发慈悲的来安慰你一下,就当是报管你今晚这么落力招呼我的朋友好了……」
「多……多谢了……不……不用了吧……哎……」我喘着气,好辛苦才忍得住,没在她小手的搓弄中丢了脸。
「不用再装正经了,你的小兄弟已经出卖了你!」她忽地蹲了下来,拉开我的裤链,一手把我那擎天一柱掏了出来,含进了小嘴里!
「呀……」我爽得几乎忍不住尖叫起来!这小妮子的口技比起我那久经调教的老婆,竟然也不遑多让呀!算了!反正已经箭在弦上,我乾脆也辖出去好了,双手抓着小姨子的头髮,挺起了腰享受着那青春无敌的小嘴。
「嗯……你……好大……好粗……好烫……」小姨子口齿不清的说,她努力了好一会,仍然不能把我弄出来,只有先吐出来歇一歇。
我的慾火可才刚烧红了,才不会让她慢慢来,马上一把抱起她,把她压在窗缘上,一手扯开了她的上衣,捏在那双娇小玲珑的美乳上;而另一只手,更已经三扒两拨便扯下了她的内裤。粗大的手指一伸,已经插进了那个紧窄的小花洞里。
「哎呀!会痛的啊!」小姨子回头恼怒的嘟长了小嘴:「人家那里只被干过一次,还很鲜嫩的啊!」
「噢!那对不起了!」我听到她原来才刚开苞,登时好奇的问道:「妳人小鬼大啊!究竟妳的处女猪是怎样失去的?」
她一面扭着屁股,一面娇声的说:「不就是前几天平安夜嘛,我被一个学长灌醉了,胡里胡涂的便跟他睡了!原本我是打算把第一次留给……姊夫你的!」
「甚么?」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小妮子原来在暗恋我。
「那妳后悔吗?」我问道。
「有甚么好后悔?不过是一小块肉吧了,我喜欢的还是你……」她苦笑着说:「你不要多说了,快来吧!上次我喝醉了,除了痛之外,根本不知道爱爱的滋味!我听姊姊说你是很厉害的,常常把她干得半死,你对我可要温柔一点啊!」
「当然!当然!」我口里这么说,胯下的小弟弟却已经兇巴巴的顶住了人家娇嫩的小妹妹了。
「妳……不会告诉妳姊姊的吧?」在刺进去之前,我又不放心的问了一句。
「你会吗?真长气!」说着小屁股竟然主动的向后撞过来。我那足有六个月没嚐过肉味的巨大棒棒马上一个不客气,剖开那两扇娇嫩的花唇,「卜」的齐根便全塞了进去!
「哎呀!」幸好我早有準备,用手掩着了她的小嘴,否则她这声痛叫一定会把全屋人都吵醒的。
……连她那被我操了一年有多的老姊都受不了我这样的「雷霆一剑」,她这才刚破处的嫩丫头没马上痛昏已很厉害了。
我一桿到底,马上停了下来,让她慢慢适应,同时也乘机好好的感受一下这刚开苞的小处女那异常紧凑的秘道。被我撑得快要崩溃的的小花芯在猛烈的颤动,那些刚被撕开的幼嫩肉摺不受控的急遽蠕动着,紧紧的包裹着我那根胀硬的大棒棒……这滋味,跟她老姊被我破处那晚的感觉真是一模一样啊!
「要……要……要死了……」小姨子气若游丝的娇喘着,两条像风中柳叶一样的美腿不停的在打颤,那些又湿又烫的爱液正滴滴答答滴到砖地上。
「这只不过是用来填填牙缝的前菜罢了!」我双手紧捏着她那双青涩的小乳房,俯身凑到她耳边小声的笑着说:「重头戏现在才上演呢!」巨大的龙头往前在小花芯上再抵了抵,让她又忍不住痛叫了起来。
当我的巨龙高速的倒退出来的时候,她才终于有机会喘过一口气:「呀……呀……姊夫,轻……轻一点……」她应该是感觉到我的巨龙已经在洞口剎住了,正在蓄势待发的準备着下一轮猛烈的轰炸了……
「快十二点了,时间无多,我们还是速战速决的好。」大龙头在洞口轻入浅出的挑衅,把这初嚐肉味的小妮子引得春水横流的猛在抖颤。
「快……快来吧!都听你的好了!」她恨的牙痒痒的,几次挺后了屁股都被我躲开了。
「是妳自己说的啊!」我还没说完,坚硬的火棒已经重重的捣了进去,还一下便炸开了她紧合的花芯!
她双手紧紧的抓着厨房窗口的窗花,咬紧了牙关不让自己叫起来。
我也不再忍了,大开大合的,坚硬如铁的巨炮在她狭小的花径中左冲右突的,下下直出直入,把她撞得整个人直往前推,才插了百来下,她已经被迫得几乎贴到窗口的玻璃上了。
对岸「国金二期」的灯光突然亮起,客厅外面那班小疯妹的尖声狂叫也隔着紧闭的厨房门透进来了……
除夕倒数终于开始了……
「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七……」高耸入云的大楼上灿烂的灯光不停的闪烁,我也抓紧了已经被我操得金星直冒的美丽小姨子,展开了最后的冲刺。
「五……四……三……二……一……零!」
「轰」的一声,「国金二期」的楼身爆出耀眼的火花,我的大龙头也适时的炸开了小姨子的幼嫩花芯,在她的处女子宫里喷射出火烫的阳精……
「轰、轰、轰……」的,围绕着「国金二期」的大厦楼顶陆逐的爆出美丽的烟火,就好像顺着我大爆炸一下下的节奏一样。
怀中只有十七岁的小姨子,早己被我的贺年礼炮炸得昏厥了过去。
爽!
我喘着气的休息了一下,胯间的巨龙还没完全软化。但厨房外面那班小时妮子的呼叫声又响起了,我还隐约的听到她们这时终于发现小姨子不见了……
虽然还是吃得不太饱,不过在现在的情况下,我也不得不先行鸣金收兵,打道回府了。马上拖泥带水的抽回那沾满了精浆爱液的巨龙,胡乱的塞回裤子里,又手忙脚乱的摇醒了脸上还带着个满足微笑的小姨子,替她拉她了衣衫。到我们刚刚收拾好,外面那班女孩已经在大力的扣着门了。
我回头看了一眼,正以为一切妥当,反手打开了房门的时候,却看到我刚才射进去那些混白色的阳精,正开始在小姨子那晶莹剔透的白嫩大腿上汨汨的流出来。而那白色的砖地上,更是黏糊糊的流满了一大滩我们刚才那场盘肠大战「製造」出来的「副产品」。
这时想再关门也已经来不及了……
房门「砰」一声的被撞开,那班女孩像傻了似的,看着我身后的小姨子……
我心中暗暗叫「糟」,回头一看,才看到她手里拿着个空杯子,身上、脚上、地上都满是可乐!
「甚么嘛?」她满面通红,还在猛喘着大气的恼骂道:「没见过人打翻汽水吗?」
那次之后,我那可爱的小姨子便时不时跑来找我重温那晚的旧梦了,虽然有时也会向我要些零用钱,但多数都是免费的。她还说我们那一晚躲在厨房里亲热的事,最后还是瞒不过去,有几个女孩已经开始在怀疑了;为了制止她们乱说,她提议我把她们的嘴巴「塞」住!一方面付点掩口费,一方面把她们也拖下水、拉上床……
呵呵……原来娶到一个温柔贤淑的老婆固然幸运,但如果还有个又美丽又开放的小姨子的话,那便更加精彩了……
(完)